四大名著提到江蘇9個市10餘個縣,你知道都是哪些嗎?
2020-10-16 11:42:51

本文原發方誌江蘇微信公眾號,作者黃浪,經授權轉載。

在我國的優秀文化遺產中,四大名著無疑是經典之作。江蘇城市不僅反覆在四大名著中被“點名”,還總是佔據“C位”,其中一大表現便是開篇就出現江蘇城市。

四大名著中的江蘇城市

《紅樓夢》開篇對江蘇城市渲染最多,作品中第一個出現的城市就是蘇州,把蘇州閶門稱為“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紅樓夢》第一回故事基本發生在蘇州,第二回基本在揚州。在揚州時,賈雨村還和冷子興談及南京的六朝遺蹟和石頭城。《紅樓夢》開篇中的江蘇城市光鮮面貌一目瞭然。

清代孫温所繪《紅樓夢》圖像 林黛玉正準備從揚州出發去京城


《西遊記》中的地名以虛構為主,開篇出現的“東勝神洲傲來國”雖為虛構地名,但地理位置與以前地處海上的連雲港雲台山很相似。長安城是全書第一個提及的真實城市,連雲港則是第二個。《西遊記》“陳光蕊赴任逢災 江流僧復仇報本”一回中兩次提到唐僧的父親陳光蕊是海州人,在第十四回中唐僧也自稱是海州人。

紀錄片《發現中國》中大篇幅講述連雲港 與《西遊記》的關係


除了以江蘇城市為開篇,四大名著的結尾也少不了江蘇城市,《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的故事是在江蘇城市落幕的。

《紅樓夢》以蘇州為起點,以常州為終點。最後一回中賈政在南方料理喪葬的事後回京,在經過毗陵驛時與賈寶玉匆匆見了一面。常州正是賈寶玉結束“俗緣”的地方。

《康熙南巡圖》中的常州篦箕巷一帶 毗陵驛就位於篦箕巷


《三國演義》最後一個呈現的城市是南京,其事蹟是西晉滅吳,這也是全書中的最後一戰。當南京被西晉大軍攻下後,東吳滅亡,作者引用劉禹錫的詩“金陵王氣黯然收”,彰顯從此三家歸晉,一部《三國演義》也因此告終。

淮安是《水滸傳》結尾重點渲染的一個城市,其中楚州南門外的蓼兒窪因為地形像梁山泊水滸寨一樣,在書中被神話為一個聖地。另一個城市鎮江也在結尾處和楚州一起被提及。李逵從鎮江趕到淮安,和宋江一起服了藥酒而身亡,一同葬在淮安的蓼兒窪。

《紅樓夢》中一首《淮陰懷古》回顧了韓信和漂母的故事


四大名著中的江蘇城市內部細節

僅僅提及城市名稱不算什麼,更多的城市要素展現更能立體化展示名著中的城市面貌。鎮江在《三國演義》裏就得到了較全面展現。《三國演義》第54回中,作者以描述劉備蹤跡的方式帶着讀者“遊”了一趟鎮江,中間描繪了一系列鎮江城內景緻,包括甘露寺、“天下第一江山”、“恨石”、“駐馬坡”等。

《三國演義》劇照 劉備感慨鎮江的“天下第一山”


鎮江的形象還隱藏在《西遊記》中。在“陳光蕊赴任逢災江流僧復仇報本”這一回中,陳光蕊從海州趕往江州。歷史上的江州常常是指江西九江。但是《西遊記》中的“江州”有些奇怪:第一,它和海州的距離只有數日路程;第二,它的境內同時有金山寺和焦山寺。這樣基本可推斷這個“江州”是虛擬的地名,實際當是鎮江。

清代無名氏所繪唐僧出生故事


《水滸傳》中同時提及金山、焦山、北固山,把金山叫做“寺裏山”,稱焦山為“山裏寺”,饒有趣味。

南京也是四大名著裏重點亮相的城市,《三國演義》中稱其“山川有帝王之氣”。《紅樓夢》裏展現了石頭城、鐘山、桃葉渡、鳳凰台等一系列南京地標。此外,蘇州的閶門,揚州的隋堤等地標都在著作中被提及。

《紅樓夢》中的閶門外十里街被認為是蘇州山塘街


大城市之外,最矚目的是盱眙。《西遊記》中較大篇幅描寫的真實城市,除了長安就是盱眙。孫悟空在小雷音大戰黃眉大王不利,經人推薦前往蠙城(泗州城),途中觀賞盱眙山,書中還在此專門寫出了盱眙的地理位置——“南近江津,北臨淮水。東通海嶠,西接封浮。”接着孫悟空又越過淮河進入泗州城以內與國師王菩薩相見,請求對方幫助。

《水滸傳》裏也講到李逵在泗州大聖廟葬母殺虎的情節。唐宋朝時盱眙是泗州的一部分,泗州的治所就在盱眙縣城附近。泗州城在康熙年間被淹城後還將泗州的新州城設在盱眙縣城。目前在盱眙淮河鎮有泗州城遺址。

更多的江蘇中小城市呈現

今天江蘇十三個省轄市在四大名著中被提及的有南京、鎮江、揚州、蘇州、連雲港、淮安、徐州、常州、無錫等九個,其中絕大部分城市至少被兩部著作提及,充分顯示了江蘇城市的形象傳播力量。

省轄市之外,江蘇縣級市、縣的名稱也大量顯示在四大名著文本中,呈現出“羣星閃耀”的狀態。四大名著中出現的江蘇中小城市有太倉、常熟、江陰、宜興、崑山、盱眙、沛縣、豐縣、邳州、睢寧(下邳)、丹陽(曲阿)、儀徵(真州)等等。丹徒區與吳江區兩個以前獨立的城市也在名著中被提及。

《水滸傳》在宋江攻打方臘的情節中提及常熟


這些城市主要在《三國演義》和《水滸傳》中被提及,其中蘇南城市主要體現在《水滸傳》中,蘇北城市在《三國演義》中較多。

《紅樓夢》裏的真實地名不多,且多為大城市,《西遊記》則更少,因此只有個別中小城市在這兩部名著中“露臉”。

四大名著中江蘇城市之間的關聯度

在四大名著中,江蘇各城市之間還能相互映襯,這在自然地理、交通、軍事、文化上都有體現。

《水滸傳》第111回中生動地再現了“京口瓜洲一水間”的景象,把揚州與鎮江進行充分融合,文中稱金焦二山“生在江中,正佔着楚尾吳頭,一邊是淮東揚州,一邊是浙西潤州”。整個一回把揚州、鎮江、瓜州渡口、定浦村、揚子江、金山、焦山、北固山等要素連為一體,一幅揚州、鎮江間的自然、人文圖景得以鋪展開來。

清代《京口三山圖》(局部)


四大名著中的城市還通過交通地理進行聯繫。賈政從金陵回京城要經過常州,李逵從鎮江到淮安需要數日……一條路線串聯起了不同的江蘇城市。

在軍事地理上的城市互動上,最著名的要算《三國演義》中的徐州、下邳、小沛之間了。孫乾跟劉備説:“徐州受敵之地,不可久居。不若分兵屯小沛,守邳城,為掎角之勢。”足見三者之間的軍事地理關係。

江蘇城市在文化地理上的聯繫也能在文本中體現。《紅樓夢》第16回中王熙鳳嘲笑賈璉:“往蘇杭走了一趟回來,也該見些世面了。”其實此前賈璉是送林黛玉去的揚州,將林如海葬到祖籍蘇州。不提揚州,反而説“蘇杭”,其實是籠統地將長三角城市當做一回事,正是文化地理上的體現。

名著裏有江蘇城市,城市裏也有名著。今天,我們可以發現江蘇諸多城市從外在的景點到內在的文化都常常能發現與四大名著的融合:紅樓夢元素點綴在南京全城,連雲港花果山聞名中外,無錫的三國城、水滸城生動再現了名著中的場景,施耐庵文化讓大豐和興化兩座城市聯繫得更緊密……

故紙堆中的那些刀光劍影,那些兒女情長,都因城市的繁榮而日漸鮮亮。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